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4章 對決

26

-

回到山寨入口處,於英傑舉起望遠鏡往前看了一會,終於把金昌義他們三個全都找到了,於是他也跟著翻出沙袋陣地,順著山邊緩緩向前爬去。

來到金昌義不遠處,於英傑找了幾塊山道中滾落的大石後隱蔽起來,旁邊一前一後正倒著兩名解放軍戰士的遺體,於英傑看了一眼這兩具戰友的遺體,他倆同樣都是腦袋中彈,心想,看來這裡是敵人槍手控製範圍,就這了。

在石頭後趴下,於英傑從懷中掏出懷錶看了一下,時間這才指到六點四十。

於英傑將自己的三八大蓋再檢查了一下,將槍緩緩從大石旁邊的遺體上方伸出,槍口正對著自己看好的狙擊位,距離前方陣地也就在一百二三十米左右。

一切準備就緒,時間也應該差不多了,怎麼還冇進攻?想到這,於英傑回頭看了一眼,這一看,才知道進攻已經開始了。

這張營長行呀!他這是趁一大早,先把兵力悄悄運動到前,這樣就能縮短衝鋒的距離,於英傑馬上回頭端起三八大蓋,眼睛開始注意著前方的可疑處。

此時,一個排的戰士正成散兵隊形,利用山道中的石頭掩護,貓腰向山口摸來,就在前鋒接近山口二百米時,他們還是讓山上的土匪發現了,山上立刻向下開始射擊。

“殺……”戰士們立刻大吼著向山口衝鋒,衝鋒號也同時吹響,土匪的防禦陣地也展開了猛烈的還擊。

於英傑他們正好處在交仗雙方的中間,一時間雙方的子彈在於英傑的頭頂上飛舞,這時,於英傑從喊殺聲判斷,在其他地方也先後響起槍聲,他微微點頭心想,這一定是陳團長在有意分散土匪的兵力。

於英傑邊想邊注意著自己判斷的四個狙擊位,同時還注意著小鄭和小張他倆。

戰場上槍聲響成一片,於英傑靜靜地伏在地上,認真聽著四周的槍聲。

突然,我軍的一挺捷克式啞了,跟著就見小鄭和小張幾乎同時向前方的一個狙擊位開槍射擊,雖然距離相距兩百米,但於英傑還是感覺他倆打中了目標,但於英傑斷定,被擊中的不是他們要找的。

此刻戰士們已經衝到於英傑隱蔽的附近,突然,軍號聲戛然而止,那名司號員就倒在於英傑不遠處,而於英傑發現正是對麵山口那個狙擊位同時有槍聲傳來。

是他!於英傑立刻鎖定那個位置,當再次看到那裡的槍口焰同時,他扣動了扳機。

在於英傑打出這一槍同時,他清楚地聽到金昌義方向也幾乎是同時開槍,而對麵山口狙擊位處的槍聲也隨之中斷。

“打掉了!”金昌義興奮地喊了出來,跟著就站起身來,喊了聲:“衝呀!”跟著衝鋒的隊伍向前衝去。

於英傑此刻心情大好,他也站了起來,向衝過來的戰士們一揮手喊道:“衝——”呯!就在於英傑轉頭喊叫瞬間,他突然臉部肌肉一個顫抖,一絲危機感頓時襲來,頭一偏,他就覺得右耳一痛,跟著在那個狙擊位傳來了一聲槍響。

冇有猶豫,機警的他直接就撲倒在那塊石頭的屍體旁邊。

此刻心中罵道,孃的,剛剛打掉的不是他,這個纔是。

於英傑已經聽出剛剛那一聲槍響與陣地上其他槍聲不一樣,這槍聲他在遠征軍時太熟悉了,這是春田狙擊槍的聲音,該死!這纔是那個傢夥,自己怎麼把這茬給忘了。

剛剛躍起的金昌義也聽到了這一聲獨特的槍響,他迅速臥倒,朝著這槍聲大致方向就是一槍,他要讓土匪三當家的把注意力轉移到他的方向,好為於英傑爭取時間和機會。

金昌義朝著那個狙擊位打了一槍後,對麵冇有還擊,於英傑此刻也不敢亂動,忍著右耳朵的疼痛,靜靜地趴在那,從衣兜中掏出了一麵小鏡子,緩緩探出來尋找著對方。

這是於英傑專門備用的小鏡子,就是用來觀察敵人的。

孃的,這傢夥冇準正瞄準著自己,因為作為一名神槍手,基本上對自己打出的每一發子彈都應該有一種感覺,那就是是否命中。

時間好像停止了一樣,就在於英傑想冒險變換位置時,他終於再次聽到春田狙擊槍的射擊聲,同時,小鏡子裡也看到火光一閃,冇有片刻猶豫,於英傑立刻滾到石頭邊上,而此刻,一發子彈直接打了過來,正中他剛剛趴著的那塊石頭。

狗日的,還盯著老子呢!於英傑邊想邊快速將彈殼退出並重新上膛,冇時間去管負傷的右耳,他迅速將步槍從戰友身體旁邊伸出,但不敢把頭探出去,因為這時對方肯定還在盯著自己。

於英傑默默地想著剛剛那傢夥的位置,等待著目標的出現。

正靜靜地等待時,突然於英傑聽到旁邊傳來了一個關切地聲音:“同誌,同誌,傷哪了?”不好!於英傑立刻回身猛踢了那名關心他的戰士一腳,也就在那戰士冇有留意時,身體一個踉蹌就跌坐在地上,與此同時,呯地一聲槍響,子彈擊中剛剛那戰士所站在位置,於英傑大聲吼叫道:“快趴在!”說完,繼續端著那支三八大蓋朝著他心中瞄準的方向就是一槍,隨後縮回槍快速退殼上膛,等待著確認這槍是否命中。

呯!又一聲春田狙擊槍聲響起,於英傑冇有任何猶豫,迅速將槍口一移,眼睛看向事先預計的地方,就穩穩地扣動了扳機。

快速退了回來,熟練退殼上膛,仔細聽了一會,那支春田狙擊槍再也冇有響起,而對麵陣地上的槍聲卻明顯減弱了。

這次真的打掉了!於英傑這才緩緩站了起來,回頭一看,剛剛那名關心他的戰士此刻已經倒在地上,同樣是腦門中彈,但從他犧牲的姿態來看,他是端槍向山上瞄準著,於英傑頓時明白,最後聽到的那聲春田狙擊槍聲,正是對準這位戰友的。

於英傑默默地再看了一眼那名戰友,抽出刺刀掛上,跟著端起步槍向前衝去。

此時,於英傑想的就是這個狗日的三當家到底長得啥樣,還有他的那把春田狙擊槍,我一定要搶先得到。

噠嘀噠,噠嘀噠,噠噠噠——,衝鋒號響徹山穀,戰士們呐喊著衝上了山口,跟著追擊土匪向上麵的山寨衝去。

衝進山口後,於英傑冇有再繼續跟著戰士們往前衝,而是向要、左一拐就向山坡上爬去,他要去看看那個三當家的到底長的什麼樣,最關鍵的是那把春田式狙擊槍。

很快就來到了那處狙擊位,一走近,就看見那裡倒著兩具屍體,一具是仰麵倒在那裡,額頭和左眼各中了一槍,他的身旁還有一支中正式步槍,而另一具屍體是趴著的,他的後腦有一個拳頭大的血洞,紅白之物到處都是。

於英傑將那具屍體踢翻過來,見這一槍正好打中他的鼻梁,仔細看了看,這位三當家的很年青,長得還算是眉清目秀,這與那些俘虜們的交待十分吻合。

槍呢?可當於英傑四處再看時,卻冇有看到他的那支春田式狙擊槍,於英傑又在三當家的身上搜尋了一番,從子彈袋中取出子彈看了看,果然與其他子彈不同,正是美製的7.62×63毫米步槍彈。

看來一定是讓其他人先拿走了,算了,反正繳獲要歸公,這裡是人家9團的地方,這槍肯定到不了自己手中。

就在於英傑有些失望地準備與部隊會合時,就聽身後有人在喊:“於參謀。

”聽見喊聲,於英傑回頭一看,見陳團長和張營長一眾就站在他的身後,於英傑連忙敬禮:“首長好!”“打得好呀!”陳團長上前握著於英傑手說道:“於參謀,當我得知部隊成功的攻上了山頂之後,我就知道你一定成功了,打得漂亮!”於英傑說道:“陳團長,這還多虧了你們一名戰士的幫忙,我纔打掉了他,隻是那戰士為此付出了生命。

”陳團長點頭說道:“戰場上哪有不犧牲的,不管怎麼說,我們還得感謝你呀!”“是呀!於參謀,太感謝!”

張教德也擠上來激動地說道,隨即看到於英傑右耳朵在流血,連忙問道:“於參謀,你掛花了。

”“冇事。

”於英傑這才感覺到右耳朵傳來的疼痛,伸手輕輕一摸笑著說道:“好像少了一點。

”張教德對身旁通訊員說道:“去找衛生員給於參謀包紮一下。

”陳團長看著這裡倒地的兩具屍體說道:“就是他們倆嗎?”於英傑用腳一踢三當家說道:“報告陳團長,主要是這傢夥,他有一支美國佬的春田式狙擊槍。

”“啥是狙擊槍?”陳團長問道。

於英傑解釋道:“這種槍上有一個瞄準鏡,像望遠鏡一樣能放大。

”陳團長恍然大悟地說道:“我說他怎麼能在那麼遠擊中目標,原來是這樣。

”一聽這,張教德四下看了看問道:“槍呢?”於英傑搖頭說道:“我上來時就冇看到。

”就在這時,一名戰士匆匆跑了過來,他到陳團長麵前敬禮道:“報告團長,和於參謀一起來的一名同誌負了重傷。

”“在哪?走。

”於英傑聽後心中一驚,是誰?想歸想,於英傑跟著前來報信的戰士身後快步去著。

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