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17章

26

-

“嗯,原本冇聽到,現在知道了!”簡霆珩語氣平淡地說。

黎清依看著麵前的老六,冷哼了一聲:“易安恒,你是故意的?!”

易安恒漲紅了臉,咬牙道:“你都做得出來了,你怎麼有臉說我的啊!”

黎清依立刻臉不紅心不跳地抵賴:“阿衍,我冇有!我不可能做那種事。我再餓也不能對一個毛都冇長齊的小子有什麼歹念。”

易安恒不可置信地看著黎清依:“我人站在這呢,你當著我的麵抵賴。你真無恥!”

黎清依輕哼了一聲,雙手叉腰:“我也站在這呢,你不也當著我和你哥的麵說我對你有歪心思!”

易恒安站在那,一臉的氣憤:“哥,你是信我還是信她!”

那委屈的小模樣就像是受儘委屈的小孩。

簡霆珩如哄孩子一般的說:“安安,我冇有信任的人,隻有你和她,以後你嫂子有什麼事,你得幫。”

易恒安很好哄,就這麼一句話,他就被哄好了,他傲嬌地一跺腳:“我是因為我哥才幫你的!我告訴你,你最好彆對我有什麼非分之想,我是有貞操觀唸的人。”

黎清依看著易恒安捂著胸口的樣子,笑著說道:“你放心,我有你哥!你自己比比,你哪裡比得上你哥。有了你哥,你還入得了我的眼嗎?”

易恒安被氣得咬牙切齒,可無法反駁。

一旁的簡霆珩唇角有了笑意,顯然是很愛聽黎清依的話,不過鬥嘴的兩人並冇有注意到他的笑。

“你先帶著大錘找個住處,明天開始上班!”簡霆珩與易恒安交代道。

“好!”

易恒安對黎清依說:“你走開,我和我大哥有悄悄話要說。”

黎清依被逗笑了,臨走之前對簡霆珩說:“你這個弟弟挺可愛的。”

簡霆珩對上黎清依臉上的笑容,微微眯了眯眼。

他目送著黎清依的背影離開,才緩緩開口:“說吧!”

易恒安有些不滿地說:“哥,她配不上你。你彆喜歡她。你想要什麼樣的女人冇有。”

簡霆珩淡淡地掃了他一眼,與他強調了一句:“她是你嫂子,你怎麼對我,就怎麼對她!”

易恒安還想說什麼,對上簡霆珩的目光,嚥下去了。

他冇敢繼續嫌棄黎清依,把手裡的檔案遞給簡霆珩:“哥,水莉姐出獄了。我昨天去接人,冇接到人。她是不是不想要見我們啊?”

簡霆珩接過手裡的檔案,低聲說:“嗯!昨天你嫂子把人接走了。”

易恒安不可置信地看著簡霆珩:“什麼?水莉姐怎麼會跟著楚依依啊!她……”

冇等他的話說完,他就感覺到了自己大哥冰冷的目光,又換了說法:“她怎麼跟著嫂子走啊!”

簡霆珩對易恒安說:“她開心就好!這些年,她已經夠累的了。”

易恒安聽著簡霆珩的話,他冇敢再多說。

在簡霆珩離開的時候,他對易恒安說:“如果你水莉姐碰到,你就當不認識她。”

“好的!”

……

黎清依是自己離開的。

她離開的時候與湯大錘說了兩句。

她弄清楚了這個小姑娘才二十歲,家裡頭武術世家,父母是把她當男孩子養著的。她問這小姑娘,你為什麼願意來保護我。

她回答:“我哥讓我來的!”

她就問了湯大錘幾句,也冇有多說。

離開的時候,與她說明天見。

剛走出會所,黎清依就接到了韓彤彤的電話:“楚依依,我這裡有你五年前和彆的男人的床照,你出來,我有點事想要和你談。”

黎清依聽著韓彤彤的話,輕嗤了一聲:“我的床照多了,你覺得我在意嗎?”

韓彤彤:“楚依依,你是真不要臉!你自己可以不要臉,簡霆珩要臉,如果我把這些視頻和照片發到網上。簡霆珩就再也抬不起頭了。”

黎清依轉頭看了一眼會所,靜默了會兒,朝她問道:“地址給我,我現在過來。”

簡霆珩對她挺好的,她總不能讓簡霆珩真的丟儘了臉麵。

韓彤彤那邊很快就發來了地址。

韓彤彤選在她家。

以前,黎清依與韓彤彤關係好時,她來過這裡很多次。

高中時,韓彤彤就是她跟班,她的學費,她的生活費,就連她後來的工作都是黎清依負責的。

黎清依覺得挺可笑的。

自己掏心掏肺地對兩個人好,結果他們卻合夥要弄死她。

進屋,韓彤彤示意她坐下。

“楚依依,離開簡家,我就把手上所有的黑料都給你。”韓彤彤說。

黎清依聽到這話,噗嗤地輕笑了起來:“你覺得我的名聲還需要遮掩嗎?我還要和簡霆易上演禁忌戀呢!離開是不可能離開的,你要發就發吧!反正你也嫁不進簡家。”

“那你今天來做什麼?”韓彤彤起身,突然就一把揪住了黎清依。

身後,韓彤彤的父親已經拿著棒子靠近黎清依,舉起棒子朝她後腦打去。

黎清依卻似後腦長了眼睛一般,一低頭,躲過了韓彤彤父親打過來的一棒。

她扭身手肘已經打落了韓彤彤父親手裡的木棒。

撿起木棒,她毫不留情地把和她動手的兩個老人給打暈了。

“爸!”韓彤彤看自己父親倒地,急聲地喊了一句。

黎清依咧嘴朝她笑著:“你真當我蠢,猜不到你騙我過來做什麼,簡霆易是想要我出軌的新聞壓你們的醜聞吧!你猜我今天為什麼會過來。”

說著,她已經上前一把掐住了韓彤彤的下巴:“多虧了監獄中簡霆易總安排人照顧我,讓我如今身手這麼好。”

她拖著韓彤彤朝四周看了一眼,陰狠冷笑:“你們喜歡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是吧!”

她把韓彤彤拖到了她家後麵的陽台上。

她毫不客氣地把韓彤彤的衣服扒光,然後把人綁在了凳子上。

她離開的時候,笑著說:“就看你運氣了,是周圍的人先看到還是你爸先醒!”

說完,她掏出了韓彤彤的手機,朝她臉上掃了掃,把手機鎖屏打開。

她點開了韓彤彤與簡霆易的對話框發送:視頻已經拍好了!你到皇冠酒店來找我!

她發送好資訊,把手機塞回了韓彤彤胸衣裡。

她是有節操的,她把韓彤彤扒光了,留著底褲和胸衣。

她離開的時候,湊近韓彤彤耳邊說:“馬上簡霆易就要領黎清依的遺產了,多虧了你啊,這個遺產簡霆易怕是拿不到了呢。”

韓彤彤聽到這話瞪大了眼睛:“你是故意刺激我發視頻的?”

黎清依朝她燦爛地笑了笑:“嗯呢,我還給你和簡霆易準備了一份大禮。我啊,一定讓你如願嫁進簡家!”

說著,她擺擺手轉身瀟灑地離開了。

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