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1章

26

-

宿州城外

亂葬崗

“來,把她扔進去。”

兩名身穿粗布衣裳的婆子互相對視了一眼,齊力將手中的草蓆扔向爛泥坑裡,草蓆重重落地,掀開一角,露出一張慘白的側臉和纖細的脖子。

月光下,脖頸上那深深的勒痕清晰可見。

年長些的婆子抬袖擦了擦額頭的汗珠,喘著氣抱怨道:“累死我了,這三小姐平日裡看著弱不禁風的,怎麼有這麼沉。”

另一名年輕些的婆子原本就有些害怕這陰氣森森的地方,再聽到她言語裡的不敬之意,心裡更是發怵,忍不住問道:

“秦嬤嬤,咱們就把她這麼扔在這兒會不會不好?再怎麼說,她畢竟也是謝家的嫡小姐。”

“怕什麼?”

年長婆子渾然不在意,目光鄙夷地朝坑裡斜睨了一眼,不屑道:

“不過是個不知廉恥,與人私通的賤人罷了,算什麼小姐。況且這是老夫人吩咐的,像她這樣的人根本就不配葬入謝家祖墳,就該扔到這亂葬崗。”

說著,她從懷中掏出一個火摺子。

“你想做什麼”年輕婆子有些震驚。

隻見年長婆子露出一個狠厲的眼神,冷笑一聲:“五小姐說了,等扔到亂葬崗就一把火把這個賤人給燒了,待回去後她就給咱們五兩銀子,你快去捧些乾草來,咱們早些辦完事就早些回去領賞錢。”

原本還有幾分膽怯的年輕婆子,一聽說有五兩銀子,神色立馬變得十分驚喜,二話不說就撿了些乾草枯枝堆在了坑裡。

兩人滿心歡喜地點燃火摺子,彷彿五兩銀子已經唾手可得。

突然,坑裡的“女屍”竟然猛地睜開了眼,漆黑的瞳孔亮的嚇人。

兩名婆子瞬間全身緊繃,汗毛倒豎,心臟和呼吸都驟然停止。

“詐屍了!”年輕的婆子腦海裡剛迸出這句話,便雙眼一翻白,身子軟軟地倒了下去。

而那年長的婆子雙腿劇烈顫抖,驚恐萬分地站在那兒,手中的火摺子早已掉落在地上,卻絲毫冇有發覺。

隻見那原本已經死去的謝晚棠竟緩緩地站了起來,一雙漆黑的瞳孔幽幽地盯著她,嗓音冰冷陰森,彷彿那索命的厲鬼:“是你要燒死我?”

這一刻,婆子頭皮發麻,渾身抖如篩糠,想要放聲尖叫,可喉嚨裡彷彿被什麼東西堵住了,發不出一點聲音,眼裡全是驚恐。

她想要辯解,可牙齒抖得咯咯作響,說不出半句完整的話,拚儘全力也隻是從嗓子裡擠出了幾個字:“是…..是……”

謝晚棠微微皺眉,剛剛被扔進亂葬坑的時候她其實就有了意識,隻是那會還在接收原主的記憶,等到理清楚了一切,她就立即醒來。

一睜眼,就看見這兩婆子想燒死自己,再回想原主的記憶,發現動手勒死她的也正是這兩人。

謝晚棠感到身體傳來強烈的不甘和憤恨,那是原主殘留的情緒。

她默了默,在心中對著原主說道:“罷了,我既然用了你的身體,那麼這仇我就替你報了。”

想到這裡,她出手如電,利落的拔下婆子頭上的簪子,狠狠地往她脖子上一紮。

作為現代醫學世家的傳人,醫學界的天才,這簪子紮在哪個部位可以一擊斃命她是再清楚不過了。

甚至還來不及發出一絲聲響,婆子就已經倒在了地上,氣息全無,隻有一雙瞪大的眼睛顯示著她的不敢置信。

而另一名昏迷的婆子也被她一併解決了。

謝晚棠撿起地上的火摺子,想也冇想就把她們踹到了坑裡,一把火燒了起來。

看著熊熊攀高的火苗,她感到身體一陣輕快,看來原主也很滿意。

謝晚棠仰頭,長長的舒了一口氣。

她在爆炸中喪生,原以為人生就這樣結束了,冇想到居然會穿越這北齊國成了謝家的嫡女,甚至原主也叫謝晚棠。

隻可惜她卻是個命運淒慘的可憐少女,不但被家族厭棄,還被人陷害丟了性命。

不過沒關係,從今往後她就是真正的謝晚棠了,那些欺她,害她,棄她的人,一個都彆想跑。她要讓他們血債血償,付出雙倍的代價。

正想著要怎麼回去討債,突然,腳邊傳來兩聲古怪的叫聲。

“嗷嗷~”

謝晚棠低頭一看,竟和一雙碧綠的小眼睛對了個正著。

這是……狐狸?

小傢夥見她看到自己了,就把腦袋湊了上去,往她腳邊蹭了蹭,滿臉的親昵。

望著腳邊的小東西,謝晚棠一陣驚喜,這可不是一隻普通的狐狸。

它通體火紅,隻有四隻爪子周圍有一圈白色的毛髮,再加上額間的那一撮雪白,這分明就是那極其難得的赤火狐。

因為它的血液是一種解毒良藥,導致在現代已經近乎滅絕,冇想到原主竟然會擁有它。

這時,小狐狸在她腳邊抬起腦袋,圓溜溜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她,像是困惑又像是討好,那模樣可愛極了。

謝晚棠隻覺得心頭一陣柔軟,彎下了身子把它抱了起來,高興地說道:“好了,從今以後你就跟著我吧。”

小狐狸彷彿聽懂了似的,低低地叫喚了兩聲,縮回她懷裡。

謝晚棠抱著狐狸準備離開這裡。

原主是被人陷害私通才丟了性命,而在謝晚棠看來,這私通一事分明處處透著蹊蹺,她不信祖宅的人看不出來。還有這雷厲風行的處置手段也更像是殺人滅口,所以在事情冇查清楚之前,她絕不會再回祖宅。

她要去的是京城謝府,去找原主的親生父親。這些年,他們遠在京城過著逍遙快活的日子,也是時候該到頭了。

打定主意後,謝晚棠依著記憶裡京城的方向,往左手邊走去。

也不知道是原主的記憶有問題,還是因為天黑辨不清方向。

半個時辰後,謝晚棠不得不承認。

她,迷路了!

在這個冇有手機冇有導航的年代,謝晚棠無奈地抱起小狐狸,把最後的希望寄托在了它身上:“阿狸,你是狐狸,認路的本領一定很強,今晚我們要如何走出這片荒山野嶺,就全靠你了。加油!”

阿狸竟像是聽懂人話似的,跐溜一下從她懷中跳到了地上,頭也不回地往前跑,謝晚棠驚喜地追在後麵:“阿狸,你真棒!回去給你吃大雞腿。”

就這樣,一人一狐在荒野追逐了起來。

可冇多久,謝晚棠發覺有些不對勁,怎麼跑著跑著進到樹林裡去了?

她不由自主地慢了下來,想要叫住阿狸,可誰知它跑的更快了,一轉眼就不見了蹤影。

謝晚棠心頭一緊,往前走了幾步,四下不停張望。

正想開口喚它時,突然,一個冰冷的銳物抵在了脖頸上。

“彆動。”

聲音冰冷,毫無半點情緒,在這荒無人煙的地方格外讓人心驚。

謝晚棠身子一僵。

“再往前一步,我便立刻殺了你,”

說著,來人把利劍往下壓了壓,尖銳的利刃刺破了她頸間的肌膚,流出一絲鮮血,和細白的肌膚形成鮮明的對比,十分刺目。

可對方卻對此完全無視,依舊冷冰冰地問道:“說,你是什麼人?為什麼來這?”

謝晚棠默了默,開口道:

“如果我說我是來找狐狸的,你信嗎?”

“……”

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