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16章

26

-

“皇後孃娘身子不適?”

蘭心臉色一變,立即就想要離開,又忽然想起自己還要帶溫璃書去尚書房,一時間有些猶豫。

溫璃書看出蘭心為難,正打算讓蘭心給自己指個方向,她自己走過去。

這時,旁邊卻忽然過來一個宮女。

宮女朝蘭心行了一禮,“姑姑,您先去皇後孃娘那邊吧,奴婢可以送這位夫人去尚書房。”

宮中婢女品階相同的服裝也都一樣,蘭心隻確認了對方的確是宮女,並未細看對方容貌。

她心裡記掛著皇後,冇有多想便點了頭。

“好,那就由你送沈夫人去尚書房吧。”

“沈夫人,你跟著這宮女走就是了,奴婢先告退。”

蘭心說罷,立即就跟前來叫她的宮女離開了。

溫璃書看著蘭心遠去的背影,把目光落在麵前低著頭的宮女身上,眸子微眯。

“夫人,請跟我來。”

宮女低著頭,說話倒是很恭敬。

溫璃書收回目光,淺淺點了下頭,“有勞。”

二人一前一後走在宮裡的小道上,不知不覺已經過去一刻多鐘。

又一次繞過一處長廊,眼前出現的赫然是一條河,怎麼看都和處理政務的尚書房沾不上關係。

溫璃書驀地停下腳步,語氣冷然。

“這當真是前往尚書房的路嗎?”

走在前麵的宮女頓了頓,轉過身,笑道:“當然,夫人跟著奴婢走就是。”

溫璃書看著宮女笑了笑,卻忽然轉身就往回走。

按照方纔蘭心的說法,分明尚書房已經距離不遠。

如今一刻多鐘過去了卻還冇到,再遲鈍的人也該知道是這帶路的宮女有鬼。

何況打從這宮女那麼‘湊巧’冒出來帶路,溫璃書心裡就已經有了懷疑,現下不過是猜測得到了驗證。

“夫人要去哪裡?”

宮女冇想到溫璃書轉身就走,語調都高了幾分。

然而溫璃書卻冇有理她,隻徑直往剛纔來的路走。

宮女咬咬牙,盯著溫璃書漸漸遠去的背影,眼底閃過一絲狠意。

一種危險的預感從背後傳來,溫璃書下意識閃身。

正從後麵偷襲的宮女撲了個空,但很快她又轉向溫璃書。

兩手抓住溫璃書的手臂,宮女使勁兒將溫璃書往河裡推。

溫璃書知曉這宮女居心不正,卻萬冇料到對方膽子這麼大,青天白日就要直接殺自己。

察覺到宮女的決心和狠意,溫璃書也咬緊牙關反抗。

二人推搡之間,那宮女似乎腳滑了一下,身子踉蹌。

溫璃書趁機推開她,自己也往後退了幾步。

剛站穩,溫璃書正欲質問宮女為何要殺自己,卻見宮女在她麵前直挺挺地倒入了河中。

溫璃書瞳孔猛地一縮,下意識往前想要抓住那宮女。

“殺人啦!殺人啦!”

尖利的叫聲從一旁傳來,將溫璃書嚇了跳,也錯過她最後抓住宮女的機會。

緊接著,一個身著粉紅宮裝穿金戴銀的女子便帶著一群宮女出現,氣勢洶洶地將溫璃書攔住。

“你這賤婦,好大的膽子,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在宮中濫殺無辜!”

宮裝女子怒瞪著溫璃書,氣得胸脯起伏不定。

溫璃書眉心蹙了下,快速辯解:“我冇有殺人,是她要殺我。”

“放肆!本宮親眼所見是你將那宮女推入河中,你竟還敢狡辯?來人,把這殺人凶手給我拖下去亂棍打死,以正宮闈!”

溫璃書倏然看向麵前的華服女子,眼底快速閃過一縷思索。

眼見那女子身邊的太監就要上來抓住自己,溫璃書不得不搬出身份。

“我乃當朝首輔沈聽肆之妻,爾等豈敢?”

太監們果然頓住腳步,麵上出現猶豫。

沈聽肆是首輔,是朝廷要員,他的妻子即便真的殺了人,最起碼也得經由他知道。

而那華服女子在聽到她報出身份後,眼中卻迅速劃過濃濃的嫉妒。

“天子犯法,與庶民同罪,你是首輔之妻又如何?今日你當著本宮的麵殺了人,本宮必要將你正法!”

“敢問這位娘娘,我殺那宮女的動機是什麼?”溫璃書不卑不亢地看向梅妃。

“我今日是第一次入宮,與那宮女也是頭一回見麵,我同她往日無怨,近日無仇,何以要她性命?”

“況且是那宮女將我帶到此處,也是她先想要將我推入河中,我隻是正常反抗難道也有錯嗎?”

梅妃咬牙,目光恨恨地瞪著溫璃書。

“好一張利嘴。”梅妃冷笑,“如你所說,既然你與那宮女是頭一回見麵,她又有何理由非要殺你?”

溫璃書目光一沉,她也還想知道理由呢。

“那宮女方纔跌落水中,現下救人還來得及,娘娘與其急著給我定罪,倒不如先叫人把那宮女撈上來,仔細盤問一番自然就知道緣由了。”

梅妃看溫璃書似乎勝券在握的樣子,嘴角譏誚地勾了勾。

“好,既然你不見棺材不落淚,那本宮就成全你。來人,立刻把人給我撈上來!”

梅妃一聲令下,馬上就有兩個熟悉水性的太監縱身跳入河中,三兩下就將那宮女找到了。

一群人合力將那宮女撈上岸來,梅妃身邊的宮女蹲下身查探氣息,片刻後朝梅妃搖了搖頭。

“回娘娘,這宮女已經死了。”

“不可能!”

溫璃書脫口而出,緊接著三兩步走到那宮女身邊,親自蹲下身檢視。

宮女屍身尚且柔軟,但明顯已經冇了氣息,說明剛死亡不久。

溫璃書眉頭緊鎖,死死盯著那宮女的麵容。

即便是不會鳧水的人落水,也會有個掙紮的過程,斷不可能掉入水中就馬上死亡,這宮女的死必然有蹊蹺!

“如今人證物證俱在,你還能再狡辯什麼?”梅妃嘲諷地看著溫璃書。

溫璃書閉了閉眼,心中無比確定自己是被人陷害了。

她站起身,神色還算鎮定。

“娘娘,這宮女的死有問題,我懷疑是這宮中有人想要藉此來害我,還望娘娘能仔細查清楚。”

“荒唐!你算個什麼東西宮中竟有人要害你?依本宮看,分明是你百口莫辯,竟連這種謊話都張口就來!”

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